𝐤𝐞𝐥𝐞🥤

凡物皆有可观, 苟有可观, 皆有可乐, 非必怪奇伟丽者也。

出自宋·苏轼《超然台记》